English Version
往期专题
  • 专题:地图、钟表与冠冕,文明史中的科学与艺术

    从文明史的眼光来看,科学呈现出多重面相。这不但在于科学作为一种观念和技术源泉,会影响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而且在于科学作为一种看待、体验和操控自然的方式,与文明中其它理解世界的隐喻、象征、情绪等交织在一起,从而与政治、宗教和艺术的叙述特征和风格相互联系与纠缠。

    本期的三篇文章围绕着地图、机械与植物学三种类型的科学技术与政治、宗教、艺术的话题展开讨论。第一篇论文“持仪观海——马戛尔尼使团对清代中国的初访与科学测绘”研究了清代英国马戛尔尼使团访华时,应用成熟的科学测绘术和绘画记录,呈现出对中国沿海和内地地理图示、社会风貌和文化的理解,写景地图与航海图成为东方与西方相互沟通的极佳载体。第二篇论文“作为创世隐喻的自鸣钟——反思明末清初时期传教士引入的钟表与机械知识”讨论了明清时期被介绍到中国的机械钟,钟表及其相关机械知识是传教士向中国士人学者阐释宇宙观的重要渠道。第三篇论文“福玻斯之冠——西方古典时期月桂冠冕的科学与艺术”,围绕植物学的科学世界与古典文化、风俗、艺术图像的紧密联系,勾勒出古代时期植物冠冕作为希腊和罗马宗教、祭祀与艺术中的重要象征。

                                                                                                                                      (专题策划:郭亮)


    卷期: 2022年 10期
  • 2022年第9期专题:经典哲学家的生物学哲学思想

           关于生命体本质的思考一直贯穿于自然哲学家们的研究之中。近几十年来,由于生命科学本身的巨大进展,也由于科学哲学研究主题的深化,生物学中的哲学问题越来越得到人们的关注。由于生命现象的复杂特征,生物学哲学研究不但要紧贴生物学的前沿,而且也要进一步拓展哲学思想资源。经典哲学家有关生物学哲学的思想值得进一步挖掘。本专题共由3 篇论文构成,第一篇是阙玉叶的“亚里士多德物理生理学对宇宙论中“太阳- 生命”模型的构建”,文章通过反驳近年来国际学界对亚里士多德“向下的必要性”缺乏的批判提出其事实上构建了其物理生理学上的“太阳- 生命”模型。第二篇是程府的“康德科学观下的生物学解释难题”,文章讨论了康德哲学未能将生物的特征整合到系统物理学的框架之中而遗留的生物的解释难题。第三篇是陈勃杭的“谢林的生物演化学说”,他以理查兹的阐释为基础阐释了谢林的生物演化学说。希望通过本专题的编发促进学界对经典哲学家的生物学哲学思想的关注。

                                                                                          ( 专题策划:李斌)


    卷期: 2022年 9期
  • 2022年第8期专题:阿卡迪亚博物学

           从剑桥大学出版社的两部著名文集《博物学文化》和《博物学世界》看,“博物学文化”已经成为标准的学术研究领域。近二十多年,博物(学)得到科学史、环境史、人类学、自然教育、科学文化、科学哲学、保护生物学、科学传播学、自然文学、生活史等研究者的广泛关注,理由不完全一致。在科学元勘(Science Studies)学科群中多数人挖掘博物学,是因为它在许多方面与自然科学相近,可以锦上添花,补充正统探究的不足。但也有人认为,博物学之所以有魅力,恰在于它无法化归为自然科学;此时翻出古老的博物学有更大的野心:既看到了它与科学的相关性更看到其间的差异性。帝国型博物学迅速得到重视,多半因为它与自然科学接近,容易转化为正规科学史叙述;而阿卡迪亚型(田园牧歌型)博物学不大被重视,是因为它贴近生活而显得过于“肤浅”,比如怀特的《塞尔伯恩博物志》、梭罗的《瓦尔登湖》、格雷的《鸟的魅力》在科学史家眼中根本不算什么。可是如果考虑到“自然”高于“科技”,或者考虑博物与科学之间关系的“平行论”,将会有另一番景象。复兴阿卡迪亚型博物学有助于认清科技支撑之现代性的弊病,有助于重建一种适合天人系统持久生存的自然观、人生观、发展观。《自然辩证法通讯》广泛探讨科技文化的诸层面,重视硬科技理所当然,但自然辩证法并不等同于科技辩证法,科技本身并非社会发展的终极目的。本刊重视博物学文化研究,已刊出了两个专题“帝国主义与博物学”(2019 年第11 期)和“图像与博物学”(2020 年第10 期)。本期刊出三篇文章聚焦于阿卡迪亚型博物学,将进一步扩展相关学术空间。第一篇讨论了与怀特类似的博物学家米特福德及其《我们的村庄》;第二篇讨论日本万叶博物学,它提供了一种感受、认知和体验自然的有趣方式;第三篇讨论阿卡迪亚型博物学对于减少现代性风险的启示。

                                                                                                      ( 专题策划:刘华杰)


    卷期: 2022年 8期
  • 2022年第6期专题:“良序科学”及其延展

           作为当代世界最重要的科学哲学家之一,菲利普·基切尔(Philip Kitcher)与卡特赖特、朗基诺、杜普雷、道格拉斯等学者一道推动了近二十年来科学哲学的社会和政治维度研究。在2001年出版的《科学,真理与民主》(Science, Truth and Democracy)当中,基切尔借鉴了罗尔斯《正义论》提出了“良序科学”(Well-ordered Science)作为能够促进人类基本善的科学理想图景,并将这一理想模型运用于科学研究议程的设置当中。“良序科学”模型及其所创导的科学哲学的扩展趋势,不仅为科学哲学、科学社会学、STS等理论研究带来深刻的影响,更是在科学研究和科技政策实践中引起了广泛的回应。

           本专题旨在反映“良序科学”理论二十年来在理论研究和政策实践中产生的这些积极作用,共由3篇论文构成。第一篇是由基切尔为此专题专门写作的“变形记:反思《科学、真理与民主》”(METAMORPHOSIS: Some Reflections on Science, Truth, and Democracy),文章全景式地展现了他是如何转向关注与科学相关的政治、社会、伦理问题的,这样一个“主流”科学哲学家的“变形记”也恰恰反应了当代科学哲学研究的重大变化趋势。第二篇是袁海军的“论科学自主的社会根源”,他将“良序科学”视为当代科学哲学家整合科学与社会关系的典范,文章论证了基切尔如何兼顾了科学自主与社会约束,从而让社会价值在科学事业中具有合法性。第三篇是白惠仁的“基础研究与良序科学”,文章提出“良序科学”作为科学哲学家所论证的关于现代科学形态的理想模型,蕴含了一种扩展科学多样性的思路,这为我国当前构建“前瞻性”基础研究提供了启发。希望通过本专题的编发促进学界和公众对当代社会生活实践中科学与公共价值议题的关注。

                                                                                                                                   (专题策划:白惠仁)


    卷期: 2022年 6期
  • 2022年第4期专题:科学史发展笔谈

           2020 年 12 月 12 日,《自然辩证法通讯》杂志社在京召开创新发展研讨会,特别邀请了科学史领域的青年学者为杂志未来的发展出谋划策。在此次会议期间,我们请这些海外留学归来的青年学者结合自己留学和工作的经历,进一步具体深入地谈一谈国际科学史学科发展的趋势和对中国科学史学科未来的期望,从而形成了眼前的这一期“科学史学科发展笔谈”专题。这里我们在广义上使用“科学史”一词,它包含了科学史、技术史和医学史。

           万兆元介绍了牛津大学的科学史、医学史与技术史学科的发展和现状,凸显出科学史博物馆在科学史学科建设中的重要作用。黄相辅相继介绍了英国伦敦大学学院的科学与技术研究系、英国科学史学会以及台湾的科学史研究概况,展示了科学史、科学哲学、科学传播、科技政策等多学科交叉的吸引力和爆发力。陆伊骊以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的生物史研究为参照,探讨了科学史发展的职业化和专业化,并进而精准地指出了中国科学史发展存在的问题和缺陷。王安轶介绍了柏林工业大学的科技史教学与研究,强调重视理论与方法是德国科技史研究的基本特质,而这一点恰好有助于矫正国内科技史界“重史料、轻理论”的积习。袁玮蔓以柏林夏里特医科大学的医学史研究为例,探讨了德国医学史学科发展的特点,希望中国医学史研究进一步加强专业化和建制化,并更多地开展跨学科的研究。除了专题的五篇文章之外,本期的科学技术史栏目还刊登了沃尔夫冈·科尼希的“德国的技术史研究”一文,全面介绍了德国技术史研究的发展历程以及目前主要关注的问题。这些文章以语境主义的手法描绘出英、美、德各国科学史学科发展的现状和趋势,通过借鉴它们各自的优点和得失,我们期望未来的中国科学史的教学和研究将会更加独立、开放、包容和多元,突破固有的学术传统或谱系,建立众多可延展的研究范式,变得更加充满活力而富于流动性。

                                                                                     (专题策划:柯遵科)


    卷期: 2022年 4期
  • 2022年第2期 专题:气候变化治理的哲学思考与政策选择

           科学家发现,近百年来全球气候系统正发生着重大改变,并正在向气候阈值逼进。这也就意味着未来如果气候变化速度太快,人类赖以生存的地球家园将面目全非,人类的生产生活方式将面临着重大改变。气候变化治理所涉及的问题诸多,应对气候变化的政策仍然存在争议。本期专题选取四篇文章,从不同学科领域对气候变化治理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前两篇文章从责任角度对气候变化的历史排放问题进行了哲学分析,指出“无知”不能作为免除历史排放责任的恰当理由,先发国家的排放者一方面要承担道德责任,还要承担有限责任、角色责任、补偿责任。后两篇文章从气候变化治理的政策路径角度出发,提出影响气候变化治理的关键因素以及应对气候变化的社会主义制度优势。

                                                                                                                                       (专题策划:申丹娜)


    卷期: 2022年 2期
  • 2021年第12期 专题:比较天文学研究

           古今中外,人类头顶同一片天空,无尽的苍穹,曾经引起人们多少遐想。屈原发出《天问》:“上下未形,何由考之?……日月安属?列星安陈?”就此而言,天文学是一门古老学科。古往今来,天体日月运行在中国和世界各地都引起了经久不息的研究兴趣。同时,天文学也是一门特殊的学科,与不同社会文化精神信仰和生活价值有着紧密的联系。比较不同历史时期,不同社会文化在天文学研究主题思考方法上的差异,是很有学术趣味的探索。本期专刊载文三篇,从中国古代对于黄道的研究,到中世纪印度天文学所承载的信仰使命,再到 20 世纪美国科学家在普及天文学上的努力,展现了天文与社会关系中的多个侧面。

                                                                                                                                      (专题策划:王大明)


    卷期: 2021年 12期
  • 2021年第11期 专题:社会认知前沿

           社会认知理论研究人如何处理和运用有关他人信息的认知过程,简单地说,研究人如何思考人。20 世纪 70 年代,归与理论在社会认知中异军突起。归与理论认为,普通人就像朴素的心理学家一样建构社会实在理论来解释社会现象。80 年代,归与理论发展成心灵理论,与心灵哲学中的他心问题勾连起来,形成了波澜壮阔的理论论与模拟论之争。最近十来年,社会认知究出现了新变化,基本社会认知问题越来越受关注。相应地,人的感知、性格特征与刻板印象、知识归与等成为新的研究热点,直接感知理论、双系统理论、联结理论、关注心灵假设(mindminding hypothesis)等成为新的理论热点。本专题旨在反映社会认知研究的新变化,它由 4 篇论文组成。劳拉·佩雷斯·列昂的《社会认知的两个问题与来自视觉艺术的反思》从视角艺术的角度探讨了“是什么构成了将某人感知为一个人而不是别的东西的基础?”以及“是什么构成了以不同方式感知一个人的基础?”两个问题。王华平的《社会认知的知识优先进路》论证了,知识归与比信念归与更为基本。陈巍的《如何理解直接社会感知中的“直接”要义?》指出,应该从他心的构成观来理解“直接”一词的内涵。于小涵的《读心的双系统理论》对读心的双系统理论进行了系统评介。

                                                                                                                                      (专题策划:王华平)  


    卷期: 2021年 11期
  • 2021年第10期 专题:医学发展与社会公正

           现代医学快速发展,先进的医疗技术和手段挽救着越来越多的生命,与此同时,医学领域 却面临着比以往更为复杂和严峻的公正性难题。一方面,新的医疗技术不断创造着新的医疗需求, 但医疗资源的增长速度却总是无法满足需求的现实扩张。医疗资源成为稀缺的社会资源,如何 进行公平合理的分配是现代社会亟待解决的重要课题。另一方面,在医学领域内部,近年来癌 症、心脏病等常见疾病的研究逐渐成为“显学”,受到了公共资金和资源的大量投入和有力支持, 而一些主要流行于不发达地区的疾病或罕见病的研究则往往被边缘化,经费和资源的不足导致 相关研究滞后,很多患者得不到及时、有效的救治。如何更加公正、有效地分配和使用公共资 源是当前医学自身在发展中所要思考和解决的关键问题。总之,医学活动直接关系到人的健康 和生命,面对具有最高价值的生命,包括功利主义原则在内的诸多分配原则都陷入了极大的困 难和挑战,而最大限度地确保医学领域资源分配的公正性,不仅是医学自身的道德要求,更是 对生而平等的人所应有的尊重。

           本期专题中的三篇论文即是在这一议题下展开,聚焦当前医学 领域现实的公正性问题,在充分探讨的基础上分别提出可能的解决方案。 第一篇论文《新冠肺炎大流行时期呼吸机的分配与公平》关注当前疫情背景下的突出伦理困 境,在临床数据无法支持现有呼吸机分配方案的前提下,提出使用个体乐透作为非临床分配方案, 促进这一关键医疗资源在特殊条件下的公平分配。第二篇论文《精准医学发展中的公正性挑战与 出路》将目光投向未来的医学发展方向上,关注其现阶段在公共资金投入的成本 - 收益、精准治 疗药物分配等方面的公正性挑战,认为精准健康理念的出现和精准预防的发展,将有效缓解精准 医学的公正性困境,为其带来新的发展机遇。第三篇论文《公共研究资源分配中的公正问题—— 以被忽视的热带疾病(NTDs)研究为例》着重探讨公共研究资源在不同疾病研究分配上的不足, 通过具体的数据对比,分析热带疾病研究的现状及其被忽视的原因,对功利主义原则下的分配标 准进行了反思,认为应当引入罗尔斯的公正原则对不同群体之间的分配予以考虑。

                                                                                                                                        (专题策划:陈晓莹)


    卷期: 2021年 10期
  • 2021年09期 专题:帝国主义与医学扩张

           在近代西方的海外扩张中,医学发挥了重要作用。西方国家在其殖民地进行医疗实践的最初目的,是维护帝国驻军、官员等殖民者的健康。进入19世纪以后,随着帝国扩张动机和方式的变化,西方宗主国也开始关注被殖民者的疾病与健康。于是,西方医学被引入到被殖民者之中,并整合进了帝国在殖民地的治理机制,从而成为了帝国殖民统治的组成部分。在近年来殖民史和医学史的研究中,医学不再被视为仅是治疗疾病的客观性科学,而是自身就可以产生影响力和控制力的知识权威和政治势力,因此,帝国主义时代的西方医学常常被建构为服务于帝国扩张和统治的工具;但是,西方医学并不是一帆风顺地在殖民地取得主导地位和发挥“工具性”作用的,所以,其与殖民地本土医学的接触与互动也开始受到关注和讨论。本期专题收录的三篇论文即为这一学术动向下的尝试:不仅向读者展现帝国主义时代西方医学的扩张性,也突出这一扩张带来的入侵者与当地社会在医学领域中的相互作用。

           第一篇论文《19-20世纪初期的帝国扩张与医学研究——以德国胶澳军医医学报告为中心的探讨》探析了帝国主义时代的专业医学写作与帝国扩张之间的关系,提出即使是为扩张者服务的“学术”研究也带有帝国主义的意识和动机。第二篇论文《医疗化与德意志殖民帝国建构——以罗伯特·科赫三次东非行医为中心》以1896-1907年间德国医生罗伯特·科赫在德属东非用“帝国医学取代土著巫医”为分析重点,力图阐明医学在德意志建立殖民帝国中的重要作用。第三篇论文《19世纪英属印度天花疫苗接种技术的调适》着重探讨了印度本土的社会、文化和气候环境等因素对天花疫苗接种技术在印度传播和接受的影响,进而呈现了东方因素在西医东传过程中的主动性作用。

                                                                                                                                       (专题策划:袁玮蔓)


    卷期: 2021年 9期
加载更多
关于我们
© 2021 中国科学院大学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玉泉路19号(甲) 邮编:100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