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题

2018年03期“生态学哲学”专题

生态学是一门新兴科学。这种“新兴”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从其产生及其发展的时间方面考虑的,它诞生于19世纪末,兴起于20世纪中叶,产生较晚,存在时间较短;二是从其研究对象的特征考虑的,它研究的是自然界中存在的生物与环境之间的关系,呈现复杂性、有机整体性、历史性等特征,与传统科学认识对象特征有很大的不同。这两方面决定了生态学的发展阶段大致处于库恩的“前科学”阶段,也是科学与哲学碰撞、交融的阶段,存在许多科学与哲学的问题,需要进行哲学反思,以探寻不同于传统科学如物理学的本体论的、认识论和方法论的范式,来对此加以认识。从过去了的情况看,这种生态学的哲学反思更多地是由生态学家在具体的生态学研究实践中自发地进行的,不免带有随机的、零碎的、朴素的特征,很多时候还没有上升到哲学一般性的高度,如此,就需要科学哲学的研究者深入其中展开相关研究。不过,遗憾的是,在生态学诞生以及发展的过程中,科学哲学工作者或者科学哲学家忙于以物理学为典范构建科学主义的科学哲学,而很少涉猎生态学,探讨其可能有的不同于物理学的范式特征。在这种情况下,迫切需要我们的科学哲学工作者积极行动起来,奋起直追,深入到生态学家的具体科学实践,进行生态学哲学研究。这样的研究意义有三:一是对生态学研究有哲学指导作用,二是能够丰富科学哲学的内涵,三是为生态哲学以及生态人文社会科学提供哲学的认识基础。
在中国国内,生态学哲学研究起步更晚,仅仅是近几年的事情。为了推动中国生态学哲学的研究,也为了引起中国科学哲学界以及生态学界、生态哲学界的关注,我们特以“生态学与生态哲学专题”组编并刊发一组论文。第一篇论文“从认知到行动:生态学与生态哲学面临的问题与挑战”一文,落脚点在于生态学哲学研究的必要性,将视野从生态学、生态学哲学扩展到生态哲学,认为要顺利实现生态保护战略,就必须形成“‘生态学—生态学哲学—生态哲学”意义上的从认知到行动的完整逻辑链条“,但是,从目的看,生态学是一门不成熟的科学,难以作为生态哲学的科学基础;生态哲学存在学科定位不清以及疏离科学、甚至反理性和反科学的激进环境主义倾向,也难以指导生态保护实践。鉴此,就必须既加强生态学哲学研究,也加强并改善生态哲学研究。第二篇和第三篇论文集中于生态学哲学研究。“生态学实验的‘自然性’特征分析”一文,深入分析了不同类型的实验所具有的特征,得出结论::“测量实验”“观测”自然,“操纵实验”“处理”自然,“宇宙实验”“模拟”自然,“自然实验”“追随”自然,一句话,生态学实验并非如传统科学实验那样“制造”并“发明”现象,而是“追寻”并“发现”现象,具有“自然性”的特征。这为生态学实验提供了一般性的指导原则。“尤金•奥德姆的生态系统概念内涵及其欠缺分析”一文,循着历史与逻辑统一的认识原则,对尤金•奥德姆五个不同版本的生态系统定义进行了分析和阐释,发现其内涵由第一版的“作为生物群落-非生物环境相互作用的功能单元”,到第二版的“生态系统营养动力学系统”,到第三版的“生态系统能量学”,到第四版的“热力学开放系统”,再到第五版的“生态系统的涌现”,呈现出逐步深入和完善的状态。但是,进一步的分析表明,尤金•奥德姆的生态系统定义还存在着“群落概念的非必要疑惑”、“边界的模糊难题”以及“能量学的整体论欠缺”等,需要进一步发展完善。
 

观点

  • 从认知到行动:生态学与生态哲学面临的问题与挑战
    摘  要:现代环境运动的兴起促使生态学、生态学哲学和生态哲学形成了从认知到行动的一个完整的逻辑链条,三者分别在其中承担着各自独特的学科任务。然而,在这个逻辑链条中明显地存在一些严重问题...
    作者: 作者:郑慧子      卷期: 2018年3月第40卷第3期      页码: 2-9
  • 生态学实验的“自然性”特征分析
    摘   要:生态学实验更多地直接面向大自然,进行实验。其中的“测量实验”“观测”自然,“操纵实验”“...
    作者: 肖显静      卷期: 2018年3月第40卷第3期      页码: 10-17
  • 尤金·奥德姆的生态系统概念内涵及其欠缺分析
    摘  要:通过对奥德姆不同时期的生态系统概念及其内涵的分析梳理,发现他的生态系统整体论是沿着生态系统关系、生态系统功能、生态系统能量的路径演进,其本体论和认识论呈现出范围不断缩小、更加...
    作者: 葛永林      卷期: 2018年3月第40卷第3期      页码: 1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