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题

2018年01期“人工智能哲学”专题

人工智能不仅本身就包含了哲学,而且是一门特别有哲学抱负的综合科学。首先,人工智能是自苏格拉底以来的理性主义哲学传统的技术外化;其次,人工智能希望通过技术上的实践与成功,取代哲学在诸如“人的心灵或认知是如何运作的”等认识论问题上的专有地位。麦卡洛克与皮茨在1943年的论文中,就已经指出了神经网络进路与罗素及怀特海哲学的紧密关联。但由于德雷福斯对表征主义人工智能的批判,哲学与人工智能长期处于敌对关系中。事实上,尽管在德雷福斯那里,哲学经常是以人工智能批判者的面目出现,但哲学与人工智能的关系仍然是内在的、不可割裂的。对于人工智能的具体工作来说,基础的哲学研究是没有正面价值的。人工智能研究者们不能自然而然从哲学中,获得他可以运用的具体技术方案。但是,哲学研究有极为重要的反面价值。如果人工智能研究者们可以仔细地反思作为他们技术实践的哲学,那么他们就可以避免错误的研究方向、多余的讨论和起阻碍作用的偏见。另外,哲学研究对于实践中的人工智能的哲学立场以及哲学假设的澄明,有着极为重要的正面价值。反过来说,人工智能对于哲学也有非常大的正面意义,因为人工智能作为特定哲学思想的技术实现,提供了对哲学进行验证的技术手段,从而使哲学不再是纯粹的思辩猜测。因此,人工智能哲学既可以作为一个特殊的哲学研究方向而存在,也可以作为人工智能的一个理论基础而存在。
近年来,随着阿尔法狗在围棋领域中获得的成功,深度学习以至整个人工智能领域,在中国以及世界各地都引起了极大的关注。有关人工智能或超智能机器人的各种预测,也在迅速地传播着。国内哲学界的很多学者,都发表了对于人工智能的独到见解。本期专栏的四篇论文,分别从“新科学技术(包利民与孙仲)、日语屋”(徐英瑾)、人机交互(陈巍)、人工智能的极限与未来的角度(徐献军),探索了人工智能哲学的相关问题。我们希望这组讨论能够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使更多的学者能够参与到人工智能哲学的建构当中,并促进哲学与人工智能界的深入交流与合作。
 

观点

  • 人学新科技群、历史决定论与中道自由
    摘  要:人类正在目睹第三次科学革命。近几十年来,以神经科学、人工智能、互联网、基因技术、克隆技术、虚拟现实、脑机接口等等为首的“人学新科技群”飞速发展,并积极...
    作者: 包利民      卷期: 2018年1月第40卷第1期      页码: 1-7
  • “中文屋”若被升级为“日语屋”将如何? ——以主流人工智能技术对于身体感受的整合能力为切入点
    摘 要:就原始版本的“中文屋”思想实验而言,实验的提出者塞尔主要关心的是如何驳倒“强人工智能论题”,而并不关心对于特定的经验语言的自然语言处理任务...
    作者: 徐英瑾      卷期: 2018年1月第40卷第1期      页码: 8-16
  • 社会机器人何以可能? ——朝向一种具身卷入的人工智能设计
    摘 要:当前,AI已经在高级思维与问题解决上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在设计与开发用于人机互动的社会机器人上仍然面临诸多的难题。与各种社会机器人的互动中感知到它是一个可以提供某种互动的自主体究竟意味着...
    作者: 陈巍      卷期: 2018年1月第40卷第1期      页码: 17-26
  • 人工智能的极限与未来
    摘 要:近些年来,深度人工神经网络在围棋、图像与语音识别等领域取得了非常大的成功。这些领域属于长期以来困扰人工智能的复杂表征化领域,因此人们完全可以对未来人工智能的发展采取非常乐观的态度。然而,...
    作者: 徐献军      卷期: 2018年1月第40卷第1期      页码: 27-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