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阅读

火器史研究的新高度 ——《世界火器史》评介

火药的发明与发展,火器的创新更新,与人类文明的进程息息相关。军事科学出版社2007年出版的《世界火器史》[1]是一部系统论证世界火器技术发明、演进和交流历程的专著,其作者军事科学院王兆春研究员,有着扎实的自然科学功底和深厚的军事理论素养。在本书的撰写过程中,他查阅了中、英、日、俄、德等多种语言文献,广泛涉猎了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外交、化学、冶金、考古、文物等诸多学科领域,对中国火药和火器发明发展的历史渊源、火器西传后的创制与革新、东西方火器交流以及火器用于战争后引发的军事与社会变革等重大问题作了论述。全书内容翔实、文图并茂、逻辑严谨、评析精辟、论点独到,熔学术性与知识性于一体,堪称火器史研究的新高度。纵览全书,主要体现出以下三个方面的特点。
 
一、超越国界的研究题材
 
首先,作者从分析各国火器技术发展的不同路径入手,清晰地勾勒出火器技术在世界各国之间的传承关系。随后,作者聚焦于不同区域火器技术发展水平的差异性,以区域内以及不同地域之间火器技术的发展与交流为切入点,力图解析火器技术一千多年以来发展的区域走势。最后,作者以世界权力格局的转变历程为背景,通过聚焦两次世界大战前后各国建立的庞大的军事工业体系,深度剖析火器技术的发展从区域性转向全球性的历史必然性。
由于作者着力勾画1100年以来火器技术由一国独领风骚到不同区域间的交流与竞争,再到全球范围内火器技术的标准化、规模化发展的历史脉络,这就从空间层面为《世界火器史》建构了坚实的骨架,起到了提纲挈领的作用。
 
二、内外结合的研究视域 
 
作者对于不同国家、不同时期内使用的各类火器的形制构造、制造方法、性能指标等做了较为详尽的介绍,对于火器史上重要的发明创造作出了精辟独到的点评。作者还分别介绍了在世界火器史上做出重要贡献的军事家和科技专家,对于东西方推动火器技术发展的主体因素进行了比较分析。而且,对于反映世界火器发展历程的史籍、兵书和专著,作者不仅对它们分别作了内容介绍,还在充分研究史料和出土文物的基础上,对于欧洲早期使用的“希腊火”和“海之火”是否就是火药,中国明代使用的“神机”枪炮是否由越南传入等诸多问题,进行了考证辨析。
对于火器技术与政治的关系,作者认为火器为政治所用,受政治制约。在火器技术与经济的关系上,作者指出同其他科学技术一样,火药的发明与发展,火器的创新与更新,都是同当时社会经济发展水平紧密相连的。最后,对于火器技术与战争的关系,作者旗帜鲜明地提出火器技术与战争相促相长的论断。枪炮弹药是火器时代作战双方赖以杀伤敌方有生力量,摧毁敌方各种战具及军事工程的主导兵器。
 
三、上下求索的研究诉求 
 
世界火器史研究上承10世纪以前的冷兵器时代,下接二战后的核时代,在其中跨越千年的时域内,世界军事史和战争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显然,这一系列的巨变无法由火器的专门史研究得以完整展现。而本书的一大特点,就在于作者的研究诉求并没有囿于火器史这一军事技术中的单项研究,而是超越了火器的专门史研究,在历时1100余年的火器时代中上下求索,就军事史研究的核心问题展开探讨。
首先,作者通过东西方军事变革的比较研究,深入展开由军事变革通往社会变革的路径分析。其次,作者从技术伦理的视角出发,分析了军事技术善恶标准问题,并进一步探讨了军事技术向民用技术回归的可能性。英国历史学家汤恩比指出:“科学对于伦理来说,属于中立的一种智力工作。所以科学不断发达究竟会带来什么的结果,若用伦理上善恶的概念来说,就在于科学是被善用还是被恶用。”[2]最后,作者从技术层面和政治层面出发,辩证地分析了生成战斗力的两项基本要素——人与武器之间的关系,得出在火器时代人是决定战争胜负的关键因素的论断。
把握上述角度展开论述,不仅摆脱了就火器论火器的窠臼,拓展了火器史的研究领域,对整个军事史的研究也颇有裨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