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阅读

宣传科学成果应该慎重

我是专业编剧,但做过十年左右的“科学梦”,那期间曾毕业于复旦大学生物系。根据我的专业知识和经验,想对贵刊围绕刘亚光问题出现的争端发一点局外人的议论。在此不谈这件事的具体是非,我只想谈谈我国科学成果的宣传问题,也包括文艺形式的科学宣传。先举几个历史例证——五十年代初,有一位教授把莴苣叶子喂桑蚕,据说长得特别大,丝又细,茧又厚……,其实,他把喂莴苣叶的蚕早期大量死亡这一点隐瞒了,到第三、四次蜕皮后重喂桑叶时,专挑大的,上山时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