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阅读

读者信箱

自本刊1989年第6期(11卷总64期)封四刊登“敬告读者”以来,我们陆续收到一些古道热肠者的函件,对本刊的前景表示关切。“相知无远近,万里尚为邻。”现将两位相知者的来信的摘要及我们的复信发表于后,以志谢忱。其实,我们登载那三言两语的动机倒也十分简单:一是寻求领导的关注,二是寻求读者的理解。我们希望上级领导能了解,按照当前的“中国国情”,让学术刊物(包括本刊这样的订数较多、且在国内外有较大影响的国家一级学术刊物)自负盈亏,只不过是乌托邦式的幻想或天方夜谭式的神话;急功近利地对待有学术价值和社会效益的刊物,总非长远之计。我们也想让读者了解,一个严肃的、基础性的、没有“立竿见影”功利之效的学术刊物的生存是多么艰难;一旦刊物脱期或迟迟发不出稿费,我们希望能得到大家的理解和宽恕。当然,我们也希冀海内外嬴利团体和个人的善意帮助,但我们对此并没有抱过高的“期望值”;因为我们明白,商品社会通行的是等价交换的原则,而我们除了亏本的杂志外则一无所有。老天作证,我们绝没有存心——确实也不忍心——把眼睛盯在并不宽裕(抑或比较贫寒)的知识分子和青年学子的腰包上。而且,正是考虑到他们劳作的艰辛和手头的拮据,我们在经济相当困难的情况下,还是按规定付给作者应有的稿酬,分文不少。“莺入新年语,花开满故枝。”时值90年代的第一个春天,也是本刊创刊以来的第12个春天。尽管刊物的前途和命运不容我们乐观,但是我们将依然“以不息为本,以日新为道”,不敢不局,不敢不蹐,力求使1990年的《自然辩证法通讯》“日日新,又日新”。为此目的,我们期望关心本刊的读者,能在饭后茶余把自己对本刊的评估、批评、建议等(篇幅最好不要超过500字)寄给我们,以利我们改进编辑工作。来稿请寄:北京8712信箱《自然辩证法通讯》编辑部“读者·作者·编者”专栏编辑收(邮政编码100080),并请作者自留底稿。


本文下载地址: 读者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