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阅读

当代科学研究需要理由吗?

当代科学研究与社会和经济频繁互动决定了科学研究不仅需要理由,而且不同利益相关者需要不同理由。然而出于科学自治和政治需要,科学研究呈现的理由往往被"泛化"为"安全"和"福祉",看似不需要理由。实际上,科学研究成为一种制度后,"理由"成为科学共同体与政府进行委托代理交换的桥梁,这个桥梁主要以"同行评议"和"专家咨询"具体实施。这两种交换机制,对科学研究本身和社会发展都产生了深远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