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届编辑委员会第二次会议综述

  • 后台管理员
  • 创建于 2015-01-16
  • 422

2010年10月17日,《自然辩证法通讯》(以下简称《通讯》)编委会会议在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召开。本次会议以提升办刊质量,扩大影响力,提高国际化程度为主题。来自全国各地的20多位编委参加了本次会议。

一、编辑部工作汇报

在编委会副主任刘大椿的主持下,《通讯》编辑部成员向编委会作了工作汇报。编委会副主任胡新和介绍了编委会主任范岱年对《通讯》提出的建议和期望。在办刊内容方面,一要加强与科学家的合作,加强对自然科学和技术的学科前沿问题的研究,如对物理学中的弦论、圈论,宇宙学、气象气候、地壳地表运动变化、生命生态科学、大脑神经科学、认知心理科学中的前沿问题,对近几年的诺贝尔奖得主的主要成果,作概念分析和方法论的研究探讨;二要加强对科学技术与价值问题的研究,对与核科学技术、空间科学技术、信息科学技术、生物科学技术、生态环境科学等等有关的伦理价值问题进行研究;三要大力加强对经济学、政治学、社会学、人类学等社会科学的哲学问题和方法论问题进行研究,中国正处在经济、社会、政治的历史性大变革时期,如能结合中国的改革与发展的现实问题进行研究,有可能得到有较重大理论价值和现实意义的成果;四要加强西方哲学与东方哲学、分析哲学与现象学的融合问题的研究,加强对科学哲学与其他哲学分支的交叉与互动。在编辑校对方面,范先生肯定了《通讯》的编辑校对工作有较大的改进。最后,范先生引用张载的“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勉励大家为理解宇宙万物,为民众确立人生意义,为继承发扬古往今来的一切优秀文化思想遗产,为建设持久和平的和谐世界而努力。

在工作汇报中,胡新和主编探讨了编委会的几项职能:确定大政方针,组稿荐稿审稿,组织专题研讨和协力扩大影响。在提升办刊质量方面,一要实行专题和专栏制,从被动审稿转变到主动组稿;二要进行专题研讨,在推动学术交流和扩大影响的同时,组织优秀稿源;三要加强封面设计和版式设计,在封面突出重点文章;四要加强编辑校对工作。在扩大影响方面,一是各个栏目确定若干选题并组织专题研讨;二是开展年度优秀文章评选,以专题方式结集出版优秀文章;三是通过编委协助,扩大刊物的发行量和影响力。

胡志强副主编就编辑工作的运行流程和稿件评审流程做了汇报。在网上投稿系统开通之后,编辑部将进一步加强对编辑工作的运行流程的规范化管理。在稿件的评审环节,编辑部实行匿名评审、内审与外审相结合的评审制度,并逐步加大稿件外审的力度。此外,胡志强副主编还就科学技术哲学栏目的工作进行了汇报。科学技术哲学栏目是《通讯》的重点栏目和品牌栏目。现在来稿中,心灵哲学、逻辑和认识论哲学所占份量较大。目前存在的问题是:介绍西方理论学说的文章较多,提出原创性观点的文章较少;中英文摘要的撰写不够规范,没有将文章的精华体现出来;文章语言存在长句和欧化的现象。

在以提升国际化程度为主题的报告中,编辑部主任王大明介绍了编辑部采取的相关举措:在形式上,要求一般文章上英文摘要,重点文章上英文概要,核心文章上英文全文,并聘请国外同行担任英文编辑,全面提升英文质量;在内容上,注重文章的原创性,并注意符合国际学术规范;在国际化方面,编辑部邀请汤森路透公司的项目经理就SCISSCIA&HCI收录的程序和规范做了专题报告,并讨论了存在的困难和下一步的应对措施。王大明教授表示,编辑部将更加注重发挥编委和评审专家的作用,希望各位编委在专题选取,文章推荐,扩大发行和提高影响等方面给杂志以人力和财力的支持。王大明教授还就科学技术史栏目和人物评传栏目做了工作汇报。科学技术史栏目每年发表20多篇文章,目前稿源充足但质量仍待提高。该栏目将更注重中外交流、近代史和现代史方面的选题。人物评传栏目是很有影响并深受读者欢迎的栏目,当前稿件较为缺乏。该栏目将偏重国内外近代史以来的科技人物的选题,同时要求稿件不要一味唱赞歌和褒扬,在人物评价时要坚持客观性标准。

在科学技术社会学栏目的工作汇报中,肖显静教授对《通讯》历年刊登的“科技与社会”的文章总数、所占比例、各专题论文数量和发展趋势进行了分析,并与《自然辩证法研究》和《科学技术与辩证法》杂志进行了比较。目前,科学技术社会学栏目每期刊发3篇文章,全年共刊发18篇。2010年1至10月共收到稿件92篇,录用16篇,录用率为17%。针对缺少高质量稿件的问题,肖显静教授分析到,主要原因在于作者对STS研究在我国承担的最基本的功能不清楚。最基本的功能包括:一是进行相应的学术探讨,厘清相关问题;二是进行社会启蒙,树立社会意识;三是提出相应对策,指导社会实践。此外,学术研究的不规范也是导致优秀稿件缺少的原因之一,STS研究要从描述到规范,从哲学到实践。我国STS研究由于缺乏案例研究、规范研究和哲学素养等,导致“描述”、“规范”、“哲学”、“实践”体现较差,相关研究一般化、泛化、直观化———宏大叙事,深度、广度、规范化、独创性甚至中国化不够。科学技术社会学栏目的传统论题较多,例如科技与政治、科技政策与管理、科技与经济、科技与文化,对西方“科学技术学”的引介较少,对中国具体问题进行规范性的扎实研究的较少,争议性的专题研究较少。今后该栏目将引导作者紧扣中国现实的STS问题,运用相关理论知识和思维框架,遵守学术规范,展开深入的研究。

孟建伟教授做了科学技术文化学栏目的工作汇报。科学技术文化学栏目是21世纪初《通讯》设立的新栏目,该栏目的设置有力推动了科学文化学在中国的发展。科学文化学基于中国深厚的学术传统和学术背景。20世纪20年代中国思想界的科玄之争和90年代中国学术界关于“科学精神与人文精神”的讨论都属于科学文化学的范畴。在这些思想交锋中,中国学者面对中国自身的问题,用自己的概念和语言,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和见解。科学技术文化学栏目与其它三个栏目关系很密切,侧重于文化层面,从哲学、社会学和历史学的角度对科学文化进行研究。对科学文化本身,科学与其他文化的关系研究是该栏目的重点方向。对于科学与文化、科学与宗教、编委会主任范先生所倡导的中西文化的交融等话题也是栏目关注的重点。由于栏目较年轻,所以稿件的规范性不够,有待进一步加强。

李斌编辑就编辑部的日常工作流程,编辑部网站和网上投稿系统进行了汇报。编辑部开通了学术不端行为检测系统,有效杜绝了抄袭现象。杂志网站和网上投稿系统的开通提升了稿件的信息化处理水平和杂志的网络化程度,扩大了杂志的影响力。为改进编辑校对质量,编辑部邀请了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的王维教授对每期杂志进行审读,进一步规范了参考文献的格式,编辑、校对、印刷、出版等环节的质量有所提高。

二、编委会成员发言

胡新和主编和胡志强副主编主持了编委会成员的发言。编委会成员的发言主要集中在实行专题制和匿名评审制,扩大杂志的影响力,关注中国的现实问题和前沿学术问题,加强学术规范,通过网站和网上投稿系统提高编审质量,发挥编委作用,加强编辑校对工作等议题上。

刘大椿教授介绍了自然辩证法课程改革的相关情况,并指出学界及刊物要针对新情况尽早提出应变的对策。《通讯》所倡导的联结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和人文学科,沟通科学文化和人文文化的理念很好,现在应该考虑如何更好地去实现这一理念。刘大椿教授提出,《通讯》应该办成“引领性和规范性”的杂志。“引领性”意味着《通讯》要走在时代前列,引领学界,专题制和开门办刊都是实现这一目标的重要措施,在办刊内容方面,要发掘和接纳有革命性和原创性的稿件。“规范性”意味着《通讯》要大力加强内部建设,在稿件的匿名评审、编辑加工等环节要与国际学术刊物接轨。

张华夏教授回顾了《通讯》创刊的过程和光辉历史。他建议,在《通讯》、《自然辩证法研究》和《科学技术哲学研究》三份刊物之间要相互协调,有所分工。稿件的审查要实现真正的匿名评审。文章字数不应有限制,要允许真有思想和内容的长文发表。最后,张华夏教授指出要推荐和鼓励研究生更多地阅读《通讯》,并向《通讯》投稿。

陈凡教授建议,首先《通讯》作为“自然辩证法”研究的综合性、理论性刊物,除了加强前沿性、专题性的理论研究外,还应关注自然辩证法的教学改革和课程建设,特别是当前要围绕《中宣部、教育部关于高校研究生思想政治理论课课程设置调整意见》,开展“自然辩证法课程”改革的教学研究。其次,应进一步明确《通讯》杂志的定位,不仅面向自然科学领域和科学家共同体,还应面向工程技术领域的工程师、企业家,政府部门的科研管理人员以及理工科大学的广大师生,既有“阳春白雪”,又有“下里巴人”,体现出《通讯》刊物的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综合性特征。第三,《通讯》应强化技术哲学的研究,并缩短文章发表的周期,同时鼓励扶持青年学术人才成长,设置“青年论坛”或“博士论坛”等栏目,出台针对博士生投稿的具体措施。最后,陈凡教授建议编辑部加强编委会的建设,“责、权、利”相结合,包括向编委免费邮寄杂志,定期征求意见建议、推荐优秀稿件等。

樊洪业研究员对编辑部采取的扩大发行量的各种措施表示认可。他认为,针对当前杂志越来越多,竞争越来越激烈的情况,《通讯》应该向国际传递中国学术界的声音,并针对当前中国面临的现实问题开展理性务实的探讨。

朱葆伟编审以《哲学研究》先于哲学所而成立为例,建议《通讯》要加强引导性,要成为本学科的组织者。在实行专题制的时候,要以前沿问题为重点,通过组稿将作者与杂志的想法结合起来。在专题的实施过程中,注重吸收国外学者参与,通过他们将中国学者的观点带出去,这是扩大杂志国际影响力的有效途径。重点文章的英文摘要可以长一点,每期杂志的英文摘要可以放到网上,供国外学者搜索,这也是扩大国际影响力的办法。

许为民教授建议《通讯》跟踪和关注自然辩证法课程改革的走向,并在新形势下为促进学科与队伍建设做出贡献。在肯定专题制的基础上,许为民教授建议每个栏目都可以进行策划,每期文章也可以有一定的相关性,并在组稿时将对立的文章编成一组。关注中国的现实问题和高水平的综述文章不仅对学生的研究导向有重要影响,也是扩大杂志影响力的有效方法。在网站上登出每期的英文摘要,使用简洁的网站直接域名,加强网站建设都有助于扩大杂志的影响力。为增进编委和评审专家对杂志实时动态的了解,编辑部有必要定期为编委和评委邮寄杂志。最后,许为民教授表示有意承担有关诺贝尔奖得主的方法论研究方面的小型专题研讨会。

任定成教授建议编辑部从被引用率、用稿率和作者队伍等多方面加强对《通讯》的定性和定量的研究,并针对国内外的同类期刊进行比较研究,以此作为编委会和编辑部决策的依据。在网络时代,杂志的影响力不仅体现在发行量上,更主要体现在被引用率、下载量和点击率等指标上。随着国内外相关学术期刊在数量和质量上不断提升,《通讯》所面临的竞争压力越来越大。作为历史悠久、享有盛誉的老牌刊物,《通讯》的优秀文章曾经在原主编范岱年的主持下以波士顿科学哲学文集的形式结集出版,影响深远,现在应该继承《通讯》敢为天下先的传统,采取积极有效的措施应对当前的挑战。任定成教授提出了以下建议:(1)力争成为同类期刊中质量最高、引用率最高的杂志,成为中国科学引文索引数据库(CSCD)和剑桥科学文摘(CSA)收录期刊,为随后进入更高层次的索引数据库打下基础;(2)加强编辑部建设,规范稿件处理流程。退稿要讲清楚原因,要基本做到每篇文章都要退改。在匿名审稿时,要让作者有权利推荐三个审稿人和不建议审稿者,并将审稿意见反馈给作者。网上投稿系统建成之后,力争在3个工作日给作者发出来稿收到的确认函,在1个月之内给出处理结果。(3)在办刊内容方面,要将中国的问题放在最显著的位置,加强评论性和综述性文章的份量。打破科学哲学、科学史和STS的界限,约请那些著名的科学家和在国际优秀期刊上发表过文章的学者进行组稿,就热点和现实问题进行深入的学理分析,以提升杂志的即时和长远的影响力。(4)在《通讯》网站的显著位置公布刊物的邮发代号、ISBN和ISSN号等信息,并及时更新每期文章的中英文摘要,将被引用率和被点击率最高的文章和被国际刊物引用的文章放到网站首页,并力争实现在线优先发表。(5)加强学术规范,扩大影响力。进一步规范中英文摘要、关键词、图形和表格等内容,并就每期的重点文章写成概要推荐给《中国社会科学文摘》和《新华文摘》等。

王维教授是《通讯》特别邀请的编辑校对人员,他回顾了《通讯》创刊前后的历史。针对当前有份量的稿件稀少,无法吸引读者眼球的现状,王维教授建议每期约请专家领衔针对重要问题进行组稿,同时刊登一些国外重要学者的重要文章的译作,并设置窗口对名著进行简单介绍。最后,他对进一步改进编辑校对工作提出了中肯的建议。

穆荣平研究员回顾了《通讯》与管理科学和科技政策研究所的渊源。他指出,《通讯》的特色在于其思想性。要继续保持这个传统,《通讯》就要不断推陈出新,保持文章思想和观点的新颖性,注重理论方法上的创新,力争开辟新的研究领域。在专题制方面,要针对当前的热点问题进行专题研讨,力争在研究方法和思想性方面有所创新。《通讯》应注重引导作者改变文章中的口语化习惯,增强文章的层次性和逻辑性,建立标准的学术规范,最终实现作者队伍和杂志的共同提升。

关增建教授叙述了他对《通讯》的深厚感情,并对杂志的发展提出了许多好的建议。他建议《通讯》应该关注学科发展的问题,在专题选择时可以考虑选择科技哲学、科技史和STS等学科的发展作为专题。期刊电子化和网络化对刊物的传统发行量冲击很大,《通讯》可以考虑在网站上增加邮购说明等方式增加发行量。在办刊内容方面,应注重中西哲学比较方面的文章,增强综述文章的份量,增设书评栏目。在稿件组织方面,可以通过专题研讨会的形式组稿,也可以让编辑或委托编委参加国内外的学术会议进行约稿。在匿名审稿的过程中,建议成立一个评审专家的数据库,名单不对外公布。为调动编委的积极性,编委有优先推荐稿件的权力。在学术规范方面,编辑部启动学术不端行为检测系统是一个很好的措施,建议进一步引导作者加强对文献综述的重视。编辑部要进一步加强杂志的编辑校对工作,尽可能降低错误率。

徐炎章教授认为《通讯》已经进入第三代,在为党为国服务的同时要为民服务。在辛亥革命100周年即将来临之前,《通讯》应该担负起更高的使命,走在时代前列。

杨怀中教授建议在实行专题制时,应该追踪重大项目和自然科学前沿问题,采取委托编委参加会议的方式进行约稿。博士生的博士论文和博士后的出站报告可以成为高质量稿件的重要来源。《通讯》可以利用各地编委组织小型的专家讨论会,就某一专题进行深入讨论并组稿。

洪晓楠教授认为专题制的形式很好,建议办成系列化的专题。在稿源充足的情况下,可以考虑由双月刊变成单月刊,并采取网上提前发表的形式缓解稿件积压问题,并扩大文章的影响力。杂志社可以与地方联合组织专题研讨会,大连理工大学愿为此作出贡献。在内容方面,要注意研究中国问题,致力于解决中国问题,增强中国特色。

曲安京教授认为《通讯》在历史上对中国的影响很大,现在要继续保持对中国的影响。文章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研究性论文,一类是评论,可以是热点评论、文化评论和思想评论。中国特色是提高杂志引用率和扩大影响力的关键。在学术规范方面,稿件的评选制度很关键,要严把质量关,要引导作者重视参考文献和前人的研究成果。

刘孝廷教授认为《通讯》一直以来坚持纯学术的精神,没有丑闻,是一份很干净的杂志,是读者和作者心目中的“雷达、机场、蓝天和太空”。专题制将使杂志变得更为自由一些,专题要着眼于前沿,要有创新和冲击力。以杂志为平台,联合国内外相关期刊,举办国际会议,扩大国外编委数量,委托国外编委组稿,聘请国外学者审稿等举措都可以扩大杂志的国际影响力。通过网上投稿系统等网络化平台,编辑部与编委和评审专家可以通过电子邮件实现便捷的交流。在稿件评审过程中,要实行编委和评委的回避制。为方便阅读和携带,开本可以考虑变为24开本。最后,刘孝廷教授建议《通讯》成立发展委员会,从长远谋划杂志的发展。

胡新和主编作了会议总结。他表示,作为2010年的第二次编委会会议,这次会议开得非常充实和成功。编委们表达了对《通讯》的深厚感情,提出了许多非常好的建议。正如许多编委所言,《通讯》仍然有很多不规范的问题,编辑部将按照编委们的意见抓紧整改。下一步,《通讯》将致力于推行专题制,利用网上投稿系统规范编辑和审稿等环节,努力提高国际化程度,进一步提高杂志的质量,扩大杂志的影响。最后,胡新和主编表态,编辑部成员将一定落实各位编委提出的宝贵意见。

(李 斌)